图片 3

专家称美在西太平洋前沿后移对中国威慑更隐蔽,解决南海问题不能简单强硬以免落入圈套

图片 1
资料图:美国卡尔-文森号航空母舰

图片 2
资料图:美国海军航母编队。

图片 3
资料图:我陆军新型防空导弹

  韩旭东 国防大学教授

新华网专稿:海域争端问题一直是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,不论是军事爱好者还是专家学者,都经常发表各自的意见。最近一段时间,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发出同一个疑问:是不是要用军事手段来解决南海问题?

  2009年10月1日,天安门广场花团锦簇,人潮涌动,这是共和国六十岁生日,这一天对每一个中国人而言是永久的记忆。当某舰空导弹方队威武雄壮的经过检阅台,在世人面前崭新亮相,一展我军装备的风采和实力时,在电视机前有一双饱含喜悦泪水的双眼,有一名坚毅刚强的航天战士,他,就是该型号总师助理、第八研究院第八设计部导弹总体研究室室主任——张宏程。

  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新的军事布局,是美国推行其跨太平洋战略的重点内容之一。目前看美国这种新军事布局表现出五大特征:欧洲的军事权重正向亚太地区转移;亚太地区力量重心正从东北亚向东南亚方向移动;力量分布总体呈现“前倾”,但前沿力量正出现“后移”;北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、澳大利亚和关岛三大基地正成为美国西太平洋军事布局的支撑点;硬实力的“压”与软实力的“分化”两者密切配合。其中,第三个特征尤其值得关注,因为看似美军离中国远了,但对中国的震慑和压力却更加隐蔽和更具有威胁感。对此,中国需加大警惕性。

   
领土、领海、甚至渔业等方面的纷争,这几年有越来越多的趋势,并且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。但实际上解决海洋问题,特别是南海争端,不是仅仅用一个“打”字就能解决的。

  勤于学习 打下坚实成才基

  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之所以采取“总体力量前倾,前沿力量后移”这样的策略,首先是因为没有明确的敌对国。中国综合国力强大尚未对美国霸权构成严重威胁,加之日本、印度、东盟集团等国家和组织的影响力不断上升,美国只能将西太平洋地区视为一个可能威胁其霸权的潜在对手。这就是美国将前沿部署的力量后移的主要原因,即大致呈现为从“一线”岛链向“二线”岛链调整。韩国、日本、台湾至菲律宾组成“一线”岛链,尤其是日韩基地是美军最前沿兵力部署。“二线”岛链则以关岛为中心。从整个西太平洋地区看,美国将以夏威夷为中心的“三线”兵力推向了“二线”岛链地区。“后移”与“前倾”都是为了更好地对西太平洋地区出现突发事件做出反应、更好地瞰制该地区而采取的举措。

   
我们看到,国外也一直有类似的争端,最典型的是1982年的英阿马岛战争。当时英国用超级强硬的手段打了这么大一仗,表面看来,马岛被掌握在了英国手中,但实际上马岛问题并没有通过这一仗而彻底解决。大家可以想象,今天马岛是这种情况,那么十年、二十年后呢?阿根廷有可能彻底放弃对马岛主权的诉求吗?

  “古之立大事者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。”21岁的张宏程1997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总体设计专业毕业时,风华正茂,来到八院第八设计部从事导弹总体方案论证工作。

  其次,在西太平洋地区,美国无法像北约一样建立起泾渭分明的联盟。“远视”可能比“近视”更能达到战略目的。为了推行跨太平洋战略,美军在作战理论上推出了“空海一体战”理论。这是应对西太平洋地区可能出现的危机的一种预设战法。冷战后的局部战争与军事冲突表明,“不接触”是施加军事压力的最有效办法,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威慑效果。同时,因为西太平洋地区的一系列强国也是不可小视的,一旦冲突发生,美国前沿部署的兵力极可能遇到“麻烦”,前沿部署的兵力后移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,减少伤亡。

   
所以,类似的海域争端的解决,不是一个简单的、用什么方法的问题。强硬、打仗都是方法,而方法是围绕目的进行的,关键是要达成什么目的、怎样规划所使用的手段。

  1999年,恰逢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美国轰炸。消息传到国内,群情激愤,国人游行。党和国家领导人当即批准一系列军事“杀手锏”项目的立项研制工作,上海航天人毅然担当起了高新工程项目——XX-16中程舰空导弹武器系统的研制工作,这是张宏程参与研制的第一个型号。在该型号中,他从担任导弹动力系统设计师起步,面对新型号发动机设计这一难题时,由于没有现成的资料可以借鉴,又需要达到高性能,张宏程在初步形成方案的那段时间,觉得漫长而且艰苦。但他通过技术学习和理论研究,专业面不断扩大,理论深度越来越扎实,大胆对发动机性能进行优化、完善,并以试验的实测结果与各方专家交流、沟通,他的执着和钻研得到了两总系统的认可和支持,为该型号圆满完成独立回路阶段研制做出贡献。

  再次,武器能力的提高。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争夺的不是地盘,而是权力。“空海一体战”是一种战法,更重要的是一种威慑。基于武器装备能力与西太平洋国家相比具有“阶梯式”优势,美国的这种战法既是其军事实力的展示与炫耀,也是其发挥软实力,达成心理威慑的一种手法。西太地区兵力部署的“后移”与“前倾”最根本的是在于其武器能力使之成为可能。

   
我们看到,这几年围绕着我们当面沿海所出现的问题产生了一种现象:一旦某个方向有事,大家的注意力就都放到了这个方向。

  随着他的进步和成长,张宏程于2001年担任了该型号导弹总体副主任设计师,走上了更加广阔的舞台,他踏踏实实的做好协调、沟通和试验工作,在专业技术和型号研制经验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,使该型号顺利完成设计定型,并成为我海军舰艇的主战防空武器,接受了国庆60周年阅兵式的检阅,顺利完成亚丁湾护航任务,并通过海军“蓝鲸-14”、“南字2010”等重大军事演习的检验。正是这种兢兢业业的不断积累,孜孜不倦的不断求索,一个优秀的导弹总体设计师就在这平淡无奇的科研工作中,在这枯燥乏味的论证演算中,在这日复一日的点滴积累中脱颖而出,为日后的成长打下了坚定的基础。

  最后,更加突出了隐蔽性。目前,美国采取重点在关岛、澳大利亚和迪戈加西亚三地增加兵力的做法,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其在西太平洋强势军事布局的负面影响,以避免引起西太平洋地区安全形势的动荡,从表面上看并非针对某个具体国家。这样,美国构建军事新布局遇到的阻力会大为减少,对西太平洋地区施加压力也更为便利。

   
对于争端的另一方来说,它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其目的。并且,除了当事方,还有一些另有企图的力量,它们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要达成某种目的。如果我们总是按照别人所走出的“歧路”一步一步地应对,就会永远处于被动的状态。

  善于学习 扛起导弹总体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